Créer mon blog M'identifier

凡事必躬親

Le 20 septembre 2017, 08:34 dans Humeurs 0

凡事必躬親的人,並不是天生勞碌命,而是深知其中利弊的智者。

沒人會像自己一樣認識。面對同一件事,智者見智仁者見仁,但是自己的見解卻是獨一無二的,即使大家達成共識,也不過是求同存異的暫緩之策。一千個讀者,一千個哈姆雷特。如果連理解都不同,又怎樣通力合作。有個很老的笑話,源自傳話遊戲——一條很長的隊伍,對排頭說一句話,傳到排尾,結果風馬牛不相及。傳話尚且如此,如果是重大事件呢?

沒人會像自己一樣重視。人都是自私的,只有自己會重視自己的事業,懷揣著互利共贏的想法,從一開始就只是為了得到屬於自己的利益,甚至想要的還不止這麽多。把事情交給別人,表面上是表達信任與合作,實際上居心叵測。如果還是期待著換來公平公正和禮遇,無異於癡人說夢。

沒人會像自己一樣竭盡全力。既然並不是自己切身利益,為什麽要那麽賣力?於是,大多數人抱著這樣的想法,絕不會多做半件事。如果真的能夠多勞多得,就不會出現這麽多投機倒把的機會分子,也沒有所謂的貧富差距了。為自己的事情拼命是應該的,而為了別人,不會有人真的那麽大公無私竭盡全力吧。

凡事必躬親,效率並不低,也少了很多心寒。並不是讓你每件事情都自己去做,而是親自組織,親自安排,遠比寫個計劃讓人執行來得高效得多。同時,那些幫忙的人本身就有著自己的目的,也獲得了他們應有的回報,不必投入太多感情。親如兄弟尚且翻臉,開國功臣也幾乎無一幸免,人之本性。當你講著良心,換來的只是怨恨埋怨和頭也不回的無情。

全國教師誌願服務“課後服務示範點”建設啟動儀式在北師大舉行

Le 22 juillet 2016, 04:22 dans Humeurs 0

 
新華網北京9月8日電 昨天,全國教師誌願服務“課後服務示範點”建設啟動儀式在北京師範大學舉行。教育部教師工作司司長王定華、中國誌願者服務聯合會秘書部部長張寧、黨委副書記李曉兵等領導出席了啟動儀式。部分教育行政主管部門領導和34個試點學校校長、教師誌願服務團隊負責人出席了啟動儀式。啟動儀式由北京師範大學黨委副書記李曉兵主持。
江蘇省南京市教育局副巡視員楊林國、吉林省長春市教育局副局長崔國濤分別介紹了當地開展課後服務工作進展和取得成效。北京師範大學實驗小學校長吳建民和大家分享了學校破解課後服務的難題。教師誌願者代表、福建省晉江市白蘭花誌願者聯盟負責人吳寶治、家長代表、重慶市渝北區空港新城小學學生家長陳婭各自作為教師誌願者和家長誌願者參與課後服務的實踐和體會。最後,教育部教師司司長王定華宣讀了全國教師誌願服務“課後服務示範點”建設單位名單,並舉行授牌儀式。
河南省信陽市溮河區第九小學校長周雁翎宣讀了倡議書暑期數學補習,倡議廣大教師積極行動起來,加入到教師誌願服務行列,投身於課後服務的實踐中來,學為人師、行為世範,為弘揚教師的高尚師德,傳播教師群體正能量做出我們應有的貢獻。
北京師範大學學校機關部處、學部、院係主要負責同誌、教師代表、學生代表等共計200餘人參加了啟動儀式。
原文地址:http://edu.qq.com/a/20170908/029316.htm

我在無聲的螞蟻草上

Le 30 décembre 2015, 03:38 dans Humeurs 0

  周圍的樹很靜,頭頂上的天也很重,我的心裏變得很冷、很實、很堵!我努力地平靜著自己的呼吸。我咬緊牙地向身邊的樹打了一錘,我又向河水裏扔了一塊石頭,我想弄出些響動,也好打破這空氣的凝固和沈寂。雲彩化成了繩索綁在身上,我的心被捆得更緊了。挪不動的腳步最終絆倒我在無聲的螞蟻草上。

  好皎潔的月光啊,淡淡的松軟reenex 效果,好像媽媽蓋在自己熟睡了的孩子身上的那床棉被。我的心裏一陣的溫暖,委屈而又孤單的淚水奪眶而下。任憑沿鬓發流淌到脖頸,從脖頸再滴落進泥裏的消散。失落的孤獨,無奈的抛灑。流吧!流吧!爸爸你要愛我,你就現在把我接回,媽媽你要愛我,你就現在把我臉上的淚水擦擦。涼風從我的身邊掠過,沙沙聲似乎是在對我的安慰:“姑娘回吧,不要哭了,天不早了,家裏牽挂!”星星在眼睛眨巴,好像是在對我說話:“可憐的孩子,不要害怕,趕快起來,我送你回家!”

  我任性地攥緊小草,兩眶熱淚泉湧嘩嘩。並非我是一個不聽別人勸導的孩子。爸呀!爸呀——!媽呀!媽呀——!我有爸呀!我有媽呀!風兒的安慰,星星的好心,一下激起了我心頭的千層浪花:浩瀚宇宙,地球之大,你們究竟讓我的腳往哪裏安插?我仿佛就是那散落的蒲公英花,隨風飛飛,隨水漂漂,“家”?對我來說:哈哈……只不過是一個癡心妄想的笑話!

  風搖搖頭走了,星星不知道隱情,還在天上高挂。爸爸是否還愛媽媽?媽媽是否還愛爸爸?說什麽海誓山盟的鬼話?海枯石爛是不是字典在造假?匆匆地結合,又匆匆地分手,你們倒也幹淨利量了,卻又誰肯管我——?怎麽我一夜間就成了個累贅疙瘩?都說“孩子是母親的心頭肉,女兒是爸爸的小棉襖”,媽媽——你看你的心頭肉爲什麽不再有從前的膽大?爸爸——你的小棉襖你爲什麽也不像以前那樣地去愛惜它?想媽不得見媽,一年裏也不知道能夠接到幾個爸爸的電話?

  圓圓的月亮,完整的家,濾水器推薦破鏡重圓只不過是一句夢想主義者的空話。媽媽你說你還會像以前那樣地愛我,爸爸說你不會把我丟在海角天涯,你們都是睜著眼睛的說白話。幼小的我正是需要陽光溫暖的時候,你們可曾想過?你們可曾知道——你們的陰晴圓缺對我的傷害會有多大?對我來說,你們永遠也不可能和今晚的圓月相比了,對我來說,你們永遠只不過是一面摔碎了的鏡子,夕陽西下啊——殘存的月牙!你們有了你們的新歡和新愛了嗎?爲什麽你們的光輝照到了我的這裏就只剩下了殘羹和冷渣?

  爸爸你就會給我打錢銀行卡,爸爸你就會說你要好好學習啊,是不是我在你的眼中永遠都是長不大和不聽話?媽媽你也曾經說過讓我去你家,我一聽這話頭皮就有點發麻——我真想問問你,原來你有家,那媽媽我的家又在哪?我的傷我的痛有誰知道?錢溫暖不了我的心,它們也比不了父母做不了我的爸媽。一切的美好都成了過去,愛也變成了挂在嘴邊的一句空話。人決定不了自己的出生,難道說這就是傳說中的命運?你們爲什麽要生我?你們既然生了我,爲什麽又要把我再抛下?

  在你們的眼中,或許我很幸福,但我的幸福永遠也不可能是完整的了。我有多少的知心話要對你們講,我多麽想在睡夢之中傾聽媽媽哼唱的催眠曲,還有那爸爸講著的美麗的童話。天冷時媽媽送來的圍巾就像藏民族潔白的哈達,受傷時站在身邊的爸爸就像那救世的菩薩。我渴望著的擁有和感覺,歐亞美創美容中心醒眼看時,無非又都是海市蜃樓的幻化。我只想說一句:錢買不來親情,錢買不來幸福,錢買不來爸媽。

Voir la su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