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éer mon blog M'identifier

你卻是一場夢

Le 22 juillet 2016, 04:22 dans Humeurs 0

  我帶著雲清晨的淚珠深情的凝視著你。你愕然,你驚歎,你癡迷,你沈醉,你迷失。也許,你看上了我。

  我癡癡的望著你。我喜歡晚時青翠的竹林與竹林間微醺的夕陽,而你竟恰好全都擁有了他們,夢。

  林、夕,夢,你。我愕然,我驚歎,我癡迷,我沈醉,我不可自拔。我想,我愛上了你。

  我撫住你的臉頰,輕道:你是世間少有的出塵絕豔。你肆然笑著,強摟住我,吻了我的右臉。

  我被你身上的酒香薰紅了臉頰,嘴角卻止不住的往上揚。

  你說帶著我私奔,我緊緊的拉住你的手,跟著你的腳步,經過春季細雨下含羞的桃園,輕走過夏季驕陽中沁涼的深潭,又踏過秋季落葉下焦黃的麥田,最後直奔過冬季大雪裏荒蕪的大街。

  昨天我們在河這邊嬉戲,淌過清澈的河水,來到河那邊,于是我們遇見了夕陽。今天我們在山腳下看野花,爬過陡峭的懸崖,來到山頂上,于是我們遇見了雲。

  嗬。

  你看著雲,雲望著你。

  雲安靜的不說話。她含著淚,看著你。像初春半開未開的桃花兒帶著晨露。殃殃的,殃殃的,似乎就要在涼風裏倒下。你不能移開目光,癡癡的望著雲。我顫抖著手緊緊的抓住你,你卻硬生生的掙開。

  你神魂顛倒。

  嗬,真好,我流淚的時候,你卻在對她笑。

  親愛的,你笑時真好看,溫柔的眸子裏似乎淬著碎鑽,像待撩的清潭,泛著漂亮的光澤。

  你轉身多看了一眼我,我便拉住你,像你吻我那樣吻了你,你推開,對我淡笑:站遠一點吧,那樣更像她。

  你真美,惹我笑出了眼淚。

  我故作豪邁將手中一只酒瓶遞給你,道:我幹杯,你隨意。我一飲而盡,眼中的淚水落得也像雲在哭泣一般怎麽擦都擦不幹。

  你應該是一場夢,我應該是一陣風,你愛上了一片雲,可我愛上了你。

  于是,後來下雨的時候,我總會想,是不是你離開了雲,要回來還我晚時青翠的竹林與竹林間微醺的夕陽?

  夕陽竹林間,我重溫舊夢,你望著我,牽起我,抱住我,吻我……

  嗬。

  我愛上了你,你卻是一場夢。

  你再也不能吻我,因爲我是一陣風。

我在無聲的螞蟻草上

Le 30 décembre 2015, 03:38 dans Humeurs 0

  周圍的樹很靜,頭頂上的天也很重,我的心裏變得很冷、很實、很堵!我努力地平靜著自己的呼吸。我咬緊牙地向身邊的樹打了一錘,我又向河水裏扔了一塊石頭,我想弄出些響動,也好打破這空氣的凝固和沈寂。雲彩化成了繩索綁在身上,我的心被捆得更緊了。挪不動的腳步最終絆倒我在無聲的螞蟻草上。

  好皎潔的月光啊,淡淡的松軟眼皮下垂,好像媽媽蓋在自己熟睡了的孩子身上的那床棉被。我的心裏一陣的溫暖,委屈而又孤單的淚水奪眶而下。任憑沿鬓發流淌到脖頸,從脖頸再滴落進泥裏的消散。失落的孤獨,無奈的抛灑。流吧!流吧!爸爸你要愛我,你就現在把我接回,媽媽你要愛我,你就現在把我臉上的淚水擦擦。涼風從我的身邊掠過,沙沙聲似乎是在對我的安慰:“姑娘回吧,不要哭了,天不早了,家裏牽挂!”星星在眼睛眨巴,好像是在對我說話:“可憐的孩子,不要害怕,趕快起來,我送你回家!”

  我任性地攥緊小草,兩眶熱淚泉湧嘩嘩。並非我是一個不聽別人勸導的孩子。爸呀!爸呀——!媽呀!媽呀——!我有爸呀!我有媽呀!風兒的安慰,星星的好心,一下激起了我心頭的千層浪花:浩瀚宇宙,地球之大,你們究竟讓我的腳往哪裏安插?我仿佛就是那散落的蒲公英花,隨風飛飛,隨水漂漂,“家”?對我來說:哈哈……只不過是一個癡心妄想的笑話!

  風搖搖頭走了,星星不知道隱情,還在天上高挂。爸爸是否還愛媽媽?媽媽是否還愛爸爸?說什麽海誓山盟的鬼話?海枯石爛是不是字典在造假?匆匆地結合,又匆匆地分手,你們倒也幹淨利量了,卻又誰肯管我——?怎麽我一夜間就成了個累贅疙瘩?都說“孩子是母親的心頭肉,女兒是爸爸的小棉襖”,媽媽——你看你的心頭肉爲什麽不再有從前的膽大?爸爸——你的小棉襖你爲什麽也不像以前那樣地去愛惜它?想媽不得見媽,一年裏也不知道能夠接到幾個爸爸的電話?

  圓圓的月亮,完整的家,高周波瘦面破鏡重圓只不過是一句夢想主義者的空話。媽媽你說你還會像以前那樣地愛我,爸爸說你不會把我丟在海角天涯,你們都是睜著眼睛的說白話。幼小的我正是需要陽光溫暖的時候,你們可曾想過?你們可曾知道——你們的陰晴圓缺對我的傷害會有多大?對我來說,你們永遠也不可能和今晚的圓月相比了,對我來說,你們永遠只不過是一面摔碎了的鏡子,夕陽西下啊——殘存的月牙!你們有了你們的新歡和新愛了嗎?爲什麽你們的光輝照到了我的這裏就只剩下了殘羹和冷渣?

  爸爸你就會給我打錢銀行卡,爸爸你就會說你要好好學習啊,是不是我在你的眼中永遠都是長不大和不聽話?媽媽你也曾經說過讓我去你家,我一聽這話頭皮就有點發麻——我真想問問你,原來你有家,那媽媽我的家又在哪?我的傷我的痛有誰知道?錢溫暖不了我的心,它們也比不了父母做不了我的爸媽。一切的美好都成了過去,愛也變成了挂在嘴邊的一句空話。人決定不了自己的出生,難道說這就是傳說中的命運?你們爲什麽要生我?你們既然生了我,爲什麽又要把我再抛下?

  在你們的眼中,或許我很幸福,但我的幸福永遠也不可能是完整的了。我有多少的知心話要對你們講,我多麽想在睡夢之中傾聽媽媽哼唱的催眠曲,還有那爸爸講著的美麗的童話。天冷時媽媽送來的圍巾就像藏民族潔白的哈達,受傷時站在身邊的爸爸就像那救世的菩薩。我渴望著的擁有和感覺,歐亞美創美容中心醒眼看時,無非又都是海市蜃樓的幻化。我只想說一句:錢買不來親情,錢買不來幸福,錢買不來爸媽。

時光的堤岸

Le 18 décembre 2015, 04:39 dans Humeurs 0

冬,靜靜的站在身邊。有風,把片片樹葉吹起,若蝶飛舞,無聲無息歐亞美創醫學集團。紅塵來去,誰是誰寂寞裏的守望?誰又在煙雨的江南,候一盞天青色的夢幻?

當一種情懷融入文字的脈絡,那些重複而又枯燥的瑣碎,便也有了詩意的美好。一直都懂得,珍惜該珍惜的,這世間,所有的悲歡糾葛,都有其各自的輾轉起伏。

很多時候,我們都是孤獨的行者,寂寞的走在路上,那些迷茫和困惑都是心靈無法派遣的唏噓。所幸,時光的流動,帶來的不僅僅是薄涼,而緣分,這個奇妙的字眼,牽住了彼此落空的手。也許,正因爲世事的殘缺,才讓我們如此珍惜相伴的溫暖,所有無須言說的話語,都在微笑裏輕輕傳遞。

相信,有一種情誼,經得起光陰洗滌;有一種珍惜,曆經了歲月沈澱。

默契與靈犀是萬重山水也隔不斷的牽念與溫情,如同一幀染了素墨的古卷歐亞美創醫學集團,彌香而珍貴,穿越季節的手卷,是認可與欣慰的清喜。

一些情深,一如潺潺流水,攜引著塵間一朵憐幽,沿著煙青色的脈絡流放。誰會是誰前生的刻骨,誰又是誰今生的劫數?千帆過盡,誰又能載的動千百度的眷念,將千絲萬縷的心事疊放胸前?

行走陌上,一起一落旨是風景,淡看悲喜,不張揚不落寞,任時光安靜來去。只用文字的慈悲,記載那些走過的年華,那些小小的感動,都會是光陰賦予的最美,若瓷白釉上的青花,一年又一年,經得起拷問,經得起塵封。

其實,生命的旅途,一切都是其存在的意義。就如,有些事,是我們不想做,但必須要去做的;有些話,我們明知道是客套,卻又不得不去聽,這世間,總有些不得已,是你必須要接受和承擔的。歐亞美創醫學集團善意的成全,也許就是美好而簡單的婉轉。只是,依然善良著,必須善良著,這是根本。能給予的,我們都當盡力,很多時候,付出是可以快樂的。

擱淺時光的脈絡,任蒙塵的心事開成一朵蓮花。晨霜落日,雲水無塵,與草木相親,也濃淡相宜,也婉轉惬意。

她說:歲月忽已晚,常常感覺到時間的匆匆,不知道是日子越發的安靜,還是那些在乎的,始終念念不忘。

我說:我們都缺乏安全感,躲在文字裏的時光,才會覺得安心。沒有煙熏火燎,沒有世俗客套,即使毫無成就又如何,只要一切是喜歡的模樣。

時光的堤岸,季節闌珊了記憶裏的暗香。常常,看天看雲,脫毛看著看著,就會有眼淚落下,途徑的華年裏,那些人,那些事,你們還好嗎?是否,偶爾也會憶起我?

Voir la suite ≫